小蜜

stoa:

好久没撸章了,最近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,无法静心,刻废了很多章子,不好意思发。无法做到那种【何以解忧,唯有刻章】的境界啊。

貌似又重新爱上了蓝白,手感真是奇怪的东西,果冻目测又要被我冷藏一段时间了。好像刻章快半年了,进步不算快也不算慢,重在坚持!加油!

摸鱼的时候把【自新世界】的动画补完了,朋友安利半年,终于吃下!!作者世界观设计很大胆,且不说一对百合一对基吸引眼球了,从结尾来说感觉作者对人类有着深深的恶意。。。


布罗斯李:

为《约绘》Vol.38专栏用刻的灯笼果。这期讲浮雕粉的。

那些细筋脉画和刻的时候都好烦。不过正式刻起来速度还蛮快的,或者说我是在死线时才能爆发小宇宙的拖稿前编辑……

仓人浪:

<深夜报社> 饿了没呀! 来一碗  鲜虾鱼板香辣乌冬面!

【卷黑】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(上)

白茔:

虽然没空补录播但是听到这一小段音频脸都热了…写一段脑洞,还是用《命中注定》的背景(只是没空做新设定 (o;TωT)o

对了这么段时间没来LOFTER给刷了这么多僵尸粉我也是醉了…┴─┴︵╰(‵□′╰)等放假有空再行清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纯黑正在电脑前录视频攻略的解说词,熟悉的味道率先拥了上来,然后是熟悉的嗓音。
“纯黑——”,背后人低声叫着,轻轻摘下了纯黑脑袋上的耳机,然后一个温热的面颊贴在了他的耳朵上。
纯黑甚是激动地一个转身,扑在电脑椅上,手扒着椅背,只见卷毛也是用差不多的姿势扒在椅背上,笑着看他。
“我6天就搞定了这单,行家出手就是快~”
纯黑看着卷毛嘚瑟的表情,照例报以一个略带鄙夷的“哼”,就像他们在线上线下无数次的拌嘴一样。
卷毛突然手上发力,靠背的大电脑椅向后猛的仰了过去,纯黑一个重心不稳吓得差点翻倒,随后便生气地追打起卷毛。

两人气喘吁吁地停在了卧室,纯黑坐在大床上,卷毛站在面前靠着墙。
“哎,说起来我昨天在动车上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是在干嘛,怎么…那么内个什么…”
卷毛挠头,纯黑把玩着手上的戒指,“哪个什么。”
“就是那什么…呃敷衍,挂得那么急。”
纯黑眼神微微动了一下,然而低着头卷毛并没有看见。
“嗯。”
“在干嘛嘛。”
“嗯。”
“告诉我呀…”
“嗯。”

“你不说我反而特别好奇!快点快点~”
“嗯~”
卷毛无奈了,他蹲下来,盯着纯黑直到对方抬起头来。
那种故作冷淡、毫不在意的声线又一次响起,反倒让卷毛心底烧起一阵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“哼。”
“你这是…求人的态度吗?”
卷毛立刻作乖巧状,声音里也带了点可怜的哭腔尾音,“我求你了~你赶紧说好不好~”
纯黑单手托住下巴,食指在脸颊滑动着,然而眼神里面满是不屑与冷淡。
“跪下。”
卷毛死死盯着纯黑,闭上眼做了个深呼吸,而后真的往地上一跪,膝盖砸在厚地毯上发出闷闷的一声“扑——”。
纯黑似乎也被这果断的动作惊了一下,两人间一阵迷之沉默。
“咳…好了好了”卷毛带着些微的笑意沉下声,“你听见我膝盖的声音了吗?”
纯黑咬着下唇冲他不怀好意地笑了下:“没听到,声音再大点,使劲跪!”

卷毛就着跪地的姿势向前挪了两下,一把搂住纯黑的肩膀。床不高,他伸手搂住纯黑的脑袋,狠狠吻了上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以下本打算写一段河蟹物…没时间了先放着。有空更吧。

NABARRO:

看到美人心情好就能活125岁~~~(´ェ`*)

乘一叶方舟:

噢噢噢!银武系列完成啦~混进了橙武不要在意~ 


新书签!因为不想染卡所以贴了胶带。之前还有个上了金色凸粉镶边的版本


因为这次全部用的大白,被脆脆和中医说是大白的尸体,所以全部糊了一层SZM


一共35个,最后一张是为了逼死强迫症皇上,@景修辰特意艾特,皇上不用谢 2333


啊!我终于!可以!安心去!撸作业了!(总之先睡一觉吧zZ

stoa:

摸了一周的鱼,技术退步太多了。撸个小萌章复健一下。
小排球萌萌的,尤其是不开心的影山,怎么这么可爱。